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提前登錄諸天游戲

第十六章 串門東山

    微暖的上午陽光灑下。

    十天來的第一次出門。

    張封為了少事,哪里都沒有轉,也沒有在以前最喜歡來的攤位吃東西,就直直向著城門走。

    但走在大街上。

    張封除了聽到附近小販的叫賣聲,也聽到了有不少關于自己的話題被人提起。

    看來,自己的風頭真的勁,也真的緊。

    “你聽說了嗎,是劉爺要殺張封,張封逼不得已,為保全自身,才痛下殺手”

    “我也聽說前兩天放了他還在牢里殺了人”

    大街上關于張封的話題不斷。

    偶爾有兩人走著,走著,談起張封,都引得附近幾人側目。

    因為他們也想多聽一些不知道的,用作以后茶前飯后的談資。

    嘀嘀不時還有一輛小汽車跑過去,又惹來大街上一些羨慕的目光。

    可隨著汽車過去。

    張封倒像是沒事人一樣,跟緊汽車側面幾步,避開這些談自己的人,繼續向著城門口走去。

    但隨著離城門越來越近。

    張封卻看到城門口有兩位巡捕在巡邏。

    他們還偶爾攔個馬車,搓搓手指。

    同時,其中一位巡捕看到向城門走來的張封帶個帽子,又把面容遮了一半,倒是心里起疑。

    以他多年的辦案經驗,他覺得這人有疑

    是個肥羊

    “你等等”他向著張封這邊走來。

    張封腳步未停,繼續向著前面走。

    “你”

    離得近了。

    巡捕看了張封幾眼,本想說什么時,卻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差點脫口而出。

    這人是連雁樓的張封

    好在他旁邊同伴撈了他一下,他才回過來神,知道這話真不敢喊。

    誰知道這兇人會不會大街上給他來一刀

    他瞄向張封腰側的唐刀,不敢吭氣。

    張封掃了他們兩眼,繼續向城外走去。

    等出了城。

    路上行人減減少了。

    張封按照東山寨的方向,選擇了一條小路。

    只是走上大約七里,還沒到了東山下。

    在一處林子外面,路上正有兩名叼著野草的青年,盯著走來的張封看了看。

    “哪路來的朋友”其中一人詢問,“這條路可不是公家的路,只通自家人的地方。”

    “找東山大當家。”張封稍微抬起一點帽檐,“勞煩兩位和大當家說一聲,張封拜訪。”

    “張封”

    兩人聽到張封的名字后一愣,感覺熟悉,人也熟悉,感覺好像在那里見過

    又仔細打量了張封一眼,瞧了瞧張封身側的唐刀。

    頓時他們想到這段時間內,盛傳一人一刀,清連雁樓二十七位刀手的大兇人,好像就是叫張封

    尤其他們大當家還和他們交代過,城里李掌柜家有個人不能惹,也叫張封,有一柄三尺唐刀

    記起來了,是海三死的那天,大當家引路,在城里李掌柜家見過

    一時間他們想起來以后,趕忙站起身子,向著張封抱拳道,“原來是張封張大哥得罪得罪您請您請”

    話落。

    他們從林中牽出兩匹好馬。

    其中一人留在這里,另一人為張封帶路。

    策馬向著寨子行去。

    又往前三里左右。

    來至一處林邊,下馬,把馬交于林內暗哨。

    朝林內走,在上午十點左右,越過林子,地方到了。

    此時張封朝前望去,前面是一片環繞山谷,四周樹木比較稀少。

    東山寨就在谷內。

    但山谷再往后,就是一片大森林。

    “來貴客了張封張大哥來了”

    帶張封來的人,遠遠向著谷前值守的兩人喊了一聲。

    門前一人頓時轉身,回往谷內通報。

    而隨著張封向著寨子內走去的時候。

    谷中一座最大的石屋房內。

    大當家聽到手下稟報張封來了,那是突然一愣,又心里一喜。

    “噢張小哥來了這可是大高手”

    大當家一聽風頭正盛的張封來他們這里做客,便直接起身向著身后一位手下道,

    “后院宰只豬,挑最肥的”

    說著,他出了門去,又讓人喚上了正在小操場上練武的二當家。

    等來到了寨中,一片小石屋的空地。

    大當家帶著半個寨子八十多號人,正好接著了走來的張封。

    “稀客貴客張小哥莫怪,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大當家笑著抱拳走來,二當家緊隨其后。

    剩下寨眾原地站著,沒人說話交談。

    “見過大當家、二當家。”張封笑著抱拳還禮,“是張封不請自來,叨嘮了諸位了。”

    張封說著,保持著抱拳的樣子,又向著大當家身后的寨眾們抱拳一禮。

    嗒寨眾們齊齊抱拳還禮。

    “嗨,都是自家兄弟客氣什么”大當家大笑著前引帶路,“走,喝酒”

    刷前方寨眾分站兩側,讓開一條路子。

    “兄弟是兄弟,禮是禮。”張封走的四平八穩,穿過兩側寨眾,

    “大當家這么歡迎隆重,我要是再不識抬舉,真把自己當大爺了二當家等會趁我喝醉了,不得給我扔下山去”

    “哈哈哈”二當家忽然笑了,“張師傅這是哪里的話我可是聽說了,張師傅在山下,一人血洗了連雁樓二十七位刀手

    半月前在李掌柜店里,張師傅是讓我幾手的吧

    以我這武藝,哪怕是張師傅喝醉酒了,也萬萬不是對手要扔,也是張師傅把我扔下山去啊”

    “二當家玩笑話了”張封和大當家幾人一邊笑聊著,一邊向寨子內走。

    來到西邊最大的廳。

    地面上鋪著四張虎皮,兩側擺著二十張古時吃飯的小案桌。

    眾人分別落座。

    大當家是主家,坐在首位。

    張封坐在左側,二當家右側。

    剩下寨里的小頭頭們,依次左右向下排列。

    同時外面走來兩人,抬著一個半人高的大酒罐子。

    菜沒做好一個,酒先擺上了。

    “張小哥這幾日要是無事,就在咱們寨子里住兩天玩玩”

    嘩啦啦酒水斟滿每人桌上的大瓷碗。

    大當家舉起酒碗,向著張封一敬。

    “實不相瞞。”張封也舉起酒碗,向著眾人一敬道“我來大當家這里,確實有點事。”

    大當家的臉色突然擺正,放下手里的酒碗后,才右手探出,擺了一個請,

    “張小哥請言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是咱們兄弟能幫忙的事,兄弟們絕不含糊”

    “倒不是什么大事”張封看到大當家等人這么鄭重,也是略微一拱手道“我來咱們這,就是想進后山林子里,獵只虎豹狼熊之類的。但是林內的路不太熟,所以想請寨子內的哪位兄弟帶個路。”

    “打獵”大當家一聽是這個事,心里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不然他看似說的敞亮,答應的痛快。

    可是真要辦什么大事,比如再去良城內殺一幫派的人,他們可不像張封這么敢作敢為。

    多少要掂量一些。

    “打獵這事簡單”大當家望向眾人,

    “大后山里的野獸多,我到時讓人搭個陷阱,帶上弓弩刀劍,用不了幾天時間,就能把張小哥所要的虎豹狼熊全部獵來”

    “大當家。”張封看到大當家理解錯了,倒是笑著指了指自己衣服,“我是想要一張完整的皮,準備想弄身獸皮甲穿穿。”

    “囫圇的皮”大當家有些懵。

    廳內的眾人聽到張封所言,不由也有些懵。

    因為要是用刀,用陷阱,用大石頭,或者淬毒利箭,狩獵會相對簡單一點,雖然也有危險,但多少能獵到。

    可要是完完整整的皮,不能有劃傷刀傷鈍傷,必須要完整,這難度就大了。

    這不得赤手空拳的上或者一劍不偏不倚的扎進野獸眼窩里

    要是這么簡單的就能捅死野獸,野獸也不是野獸了。

    畢竟狩獵的人要小心翼翼的,對準眼睛,不能傷野獸皮毛。

    但野獸可是不會小心翼翼的等死。

    稍微不留意,挨老虎熊豹的一擊,人不死也殘了。

    大當家思索著,望向二當家。

    二當家想都不想的直接搖頭,沒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扎準頭的事不太可能,野獸會躲閃,還不如用拳頭大大咧咧的打,起碼不怕傷了皮毛。可是人這力氣,遠遠沒有野獸強

    要是想赤手空拳獵虎豹狼熊,張小哥確實有些開玩笑了”

    “我覺得二當家說的對”眾多寨眾也紛紛點點頭。

    他們感覺自己要赤手空拳的面對野獸,估計一兩個回合下來,就被野獸給獵了。

    他們心里想著,不免都把目光望向了張封。

    他們想知道這位張小哥,難道能在不傷皮毛的情況下,把這野獸給獵了

    “幾位都辦不了吧”張封卻是笑著起身向眾人一敬,“等酒喝好了,勞煩諸位引路,帶我前去。”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