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第四十五章 號令

    “趙將軍,請!”

    魏軍的營地之中,巨大的身軀引領在前方,趙爽跟在后面,穿過了連綿的營帳,來到了中軍大帳之中。

    典慶掀開了帳門,執禮甚是恭敬。

    趙爽走了進去,大將軍朱亥正在其中等待著。傳聞之中,正在大梁養病的披甲門門主卻來到這里,秘密掌控了這支魏軍。

    “大將軍!”

    “趙將軍!”

    朱亥看著眼前的少年,當初見面的還是龐煖身旁的一個小童子,十分不起眼。

    可現在,他已經是趙國獨領一軍的將領。便在不久之前的一戰,力挫五千秦軍,聲動天下。

    “多謝大將軍施以援手,我方能從姬無夜和羅網手中逃得性命。”

    事實上,趙軍營地周圍一直被羅網的人盯著,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

    而在河谷之地埋伏的兵卒正是魏軍的一千精銳弓手,由典慶率領。

    典慶看似粗狂,可是心思細膩,指揮有度,并不是外表看起來那么像一個莽夫。

    “趙將軍說得哪里話。姬無夜在衛地橫征暴斂,惹得天怒人怨。多虧了趙將軍,我才能找到這個機會教訓他一番。”

    衛國在幾年之前被魏軍攻占,所屬之地歸了魏土,是魏國的附庸,連國君的位號都降為了君。

    可是隨著秦軍的到來與退去,這方土地變得十分無序。

    姬無夜大肆虜掠,可魏軍自顧不暇,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直到趙爽找上了他們,朱亥當即便同意了。

    即使當了大將軍,浸淫朝堂日久,可他的身上仍舊能夠看出當年的豪俠之氣。

    兩人落座,典慶在一旁,開口言道。

    “姬無夜身為韓國將軍,竟然和羅網勾結在一起,屠戮百姓,謀害趙將軍,這件事情不能這么算了。”

    朱亥搖了搖頭,趙爽一笑。

    “多謝好意,只是姬無夜動用的都是自己培養的死士,而不是韓軍,我們抓不住證據。況且,便算是抓到了姬無夜和羅網勾結的證據,韓王也不見得會處置他。”

    天下諸國之間的關系十分復雜,而韓國與各國的關系更是復雜中的復雜。

    韓國位于天下咽喉,這些年國土不斷被侵蝕,實力衰減得厲害,可謂是秦軍東進之路中最大的受害者。

    不過這位受害者與加害者的關系,卻不是人們想象之中那么劍拔弩張。甚至私下里,兩國往來甚多,交易、合作也不少。

    典慶抬起了頭,有些不明所以。典慶是個杰出的戰術大師,可是列國之間復雜的情勢,他卻是不怎么擅長處理。

    朱亥拿起了手中的杯子,可沒有喝下水,便又重新放下。

    “今日找趙將軍一會,有一件事情,還望將軍答應。”

    “大將軍但有吩咐,我無有不辭。”

    “我想要讓趙將軍收典慶為門客。”

    朱亥這話一出,不光是趙爽,便是典慶也滿臉驚訝。

    “師父!”

    典慶想要說什么,卻被朱亥揮手制止住了。

    典慶是魏軍中的千夫長,雖然不能說是位高權重,可也是魏軍將領體系的中堅力量。讓他辭了軍職,去當趙爽的門客。

    這地位下降了何止一個等級?

    “自從君上薨逝,我也已經厭倦了朝堂爭斗。身為魏武卒首領,為國赴死,本是應當。只是披甲門的傳承不能就此斷絕。”

    朱亥話語之中,隱隱的哀意,趙爽卻是聽得出來。

    他似乎已經察覺出了什么,所以才想要將典慶交給趙爽。

    “只是為何是我?”

    趙爽不明白,朱亥為何這么信任他,難道只是因為他近來名聲鵲起?

    “君上曾經說過,將軍或許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但一定是那個最容易活下來的人。”

    “”

    這算是在夸我么?

    趙爽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卻聽得朱亥沉聲,目光之中飽含深意。

    “戰國之世,天下紛亂數百載,各國相互征伐,亡者無數。能夠活下來,便是最好。”

    朱亥看向了典慶,他的話讓典慶無法拒絕。

    “跪下!”

    典慶半跪了下來,向著趙爽。

    “自此之后,典慶但憑將軍驅使,無有怨言。”

    朱亥說了一句,典慶便跟了一句。

    直到最后,朱亥拍了拍典慶的肩膀,緩緩走出了營帳,向外大聲宣布。

    “典慶不尊本將號令,私自調動兵馬,即日起褫奪其一切軍職,逐出我軍,自此之后,生死各不相干。”

    朱亥剛剛說完,營帳之外便是一陣嘩然。只是他卻沒有理會的心思,進入帳中,向著趙爽一拱手。

    “趙將軍,拜托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

    姬無夜聲音中的憤怒有些抑制不住,看向了掩日。

    “你不是說羅網的人日夜不停監視趙軍的營寨,但凡有所行動,立刻會知道。那趙爽的伏軍是哪里來的?”

    這次行動很失敗,姬無夜不但沒能殺了趙爽,反而折損了不少自己的手下。

    就算姬無夜再豪,也受不了這種程度的損失。

    羅網接連兩次失敗,遭受到巨大的損失,而且都是折在同一個人手中。

    掩日心中的怒火已經滿溢,可并沒有爆發出來,顯得相當的冷靜。

    事實上,自從河谷伏軍出現的那一刻,掩日便已經察覺到了異常。

    一脫身,他便下令調查。

    而現在,也有了一個結果。

    一名羅網的刺客快速接近,在掩日的耳邊說了一聲。

    掩日的面色數變。

    “魏武卒!”

    在羅網的名單之中,這是一個必須要除去的對手。可掩日沒有想到,這兩者竟然會勾結在一起。

    究竟是為什么?

    “你說什么,河谷的伏軍是魏國的兵馬?”

    姬無夜也有些意外,一拍手,似乎有了一層明悟。

    “這些天來,我在衛地發了大財。這魏軍一定是看在眼里,心有不忿,所以才與趙爽小兒勾結在了一起。”

    想到這里,姬無夜有些擔憂。

    “糟了,我必須立馬趕回軍營。若是魏軍與趙爽真的勾結在一起,那我這些天積累的財寶,怕是已經不安全了。”

    說完,姬無夜別過了掩日,急匆匆離開了這里。

    羅網的合作者,大多貪婪而又精明,姬無夜更是如此。

    掩日看著姬無夜的身影,若有所思。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