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界繼承人

第162章 戒備森嚴,內有乾坤

    童林是真的震驚了。

    他們能夠得到這個情報,還是來自于一個特殊的部門。

    因為這位世界第一的殺手,來到江城,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此在那個特殊部門的嚴密監控下,也只找到一點點蛛絲馬跡而已。

    沒想到這位葉先生,看起來竟然毫不吃驚?

    “哦,知道一些。”

    葉知秋實在不敢多說。

    生怕那句不留神,就把吳曉生給賣了。

    吳曉生幫過他好幾次,而且至少現在看來,吳曉生也看不出有任何惡意。

    童林更奇怪了。

    這位葉先生知道被殺手盯上了,竟然一點也不擔心。

    這份氣概,著實讓人敬佩!汽車駛出郊區,竟然上了高速公路,車速很快,夜色下看不出這是要去哪。

    “我們這是……”“哦,葉先生是這樣的,我們要送您去的地方,是離這還有一段距離,您可以先休息一下。”

    童林說道。

    葉知秋很好奇,他們這到底是往哪開?

    汽車又行駛了半個多小時,終于下了高速,駛入一條小路,很快正前方又赫然開朗起來,漸漸的有了光亮,看到了不少房子。

    葉知秋卻是怔住了。

    他來江城好幾年了,對于江城周邊一帶,也算比較熟悉,在地圖上,這片區域應該不會有這么多建筑的吧?

    葉知秋想著,打開手機,準備看看地圖。

    結果一看,竟然沒有信號!童林連忙解釋:“葉先生,您別介意,這個地方比較特殊,普通的手機信號是被屏蔽的,如果您有特殊需求,可以用我們的電話。”

    “哦哦,不用不用。”

    葉知秋擺了擺手,心中卻更為好奇,這到底是什么地方?

    汽車又行駛了一段,而這短短的一段,竟然就有三道崗哨。

    在驗明了證件后,這才放行。

    沒一會兒,三輛車終于停在一座老舊的大樓前,隨即眾人下車。

    此時已是晚上七點,天色還沒完全黑下來,一眼就能看到,眼前這座六層高的小樓,有些年頭了,表面已經枯黃,顯然經歷了不少風雨。

    乍一看,就像是來到了鬼片兒拍攝現場一樣。

    “葉先生。”

    童林說道,“我們的任務,就是護送您到這里,這里應該會有人接您,我們不能進去,就留在這等您了。”

    “好的,多謝。”

    葉知秋點了下頭。

    他現在非常好奇,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會這么森嚴?

    葉知秋朝那棟大樓門口走去。

    這時,大樓內走出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

    中年人穿著中山裝,衣著樸素,文質彬彬,見到葉知秋微笑著點了點頭:“你就是葉先生吧,我是鄭老的秘書,我姓劉,你跟我這邊來吧。”

    葉知秋點了下頭,問道:“劉秘書,陳老呢?”

    “陳老?”

    劉秘書微微一愣,“你說的是省里的那個陳老?”

    “是的。”

    葉知秋點頭。

    劉秘書干笑了一下,像是為小朋友解答問題一樣,淡淡道:“陳老那么忙,怎么可能來。”

    “哦。”

    葉知秋略微有些失望。

    他還想著,趁今天這個機會,和陳老談談投資的事兒呢。

    看來今天是談不成了。

    劉秘書在前面帶路,同時也很好奇道:“聽說你是給鄭老檢查身體的?”

    “是的。”

    葉知秋說道。

    “你這個年紀……大學畢業還沒多久吧?”

    劉秘書隨意打量了一眼葉知秋。

    “一年。”

    葉知秋隨口道。

    他雖然年紀不大,但因為從小窮困,上大學后也被很多人看不起,所以葉知秋也很會察言觀色。

    他能看得出,這個劉秘書眼中的輕蔑。

    “才一年?

    唉!”

    劉秘書嘆了口氣,自顧著搖了搖頭,“真不知道你究竟是走了什么關系來的。”

    葉知秋微微一愣:“你不知道嗎?

    是陳老介紹我來的。”

    “陳老?

    哈哈哈!”

    劉秘書笑笑,“別開玩笑。”

    劉秘書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又輕輕瞥了葉知秋一眼,那眼神就好像在說:就你?

    葉知秋也懶得解釋這些。

    他是答應了陳老,過來看看的,自己盡心盡力,做好這件事,就問心無愧了。

    很快,劉秘書引著他,上了電梯,來到六樓。

    出了電梯,走進一條走廊,這里看起來就像一座老舊的學校。

    來到一扇破舊的木門前,劉秘書敲了敲門,低聲道:“鄭小姐,人到了。”

    房門打開,從里面躥出來的,竟然是個十**歲的女孩。

    女孩瓜子臉,大眼睛,眼睛水靈靈的,探出頭來,便東張西望。

    “哪呢哪呢?”

    葉知秋看到,女孩的頭發編著很多小辮兒,穿著十分前衛時尚,上身是掛著細鐵鏈的藍色牛仔裝,下身是破洞藍色牛仔褲,乍看上去就像個小太妹。

    隨即,女孩一眼就看到了葉知秋,不由得一愣:“就你?”

    空蕩蕩的走廊里,劉秘書之外,就只有葉知秋一個人了。

    葉知秋有點懵。

    他是給陳老的老班長來看病,怎么出來的是個少女呢?

    劉秘書點點頭:“就是這位了。”

    少女的神色頓時不悅起來,上下又打量了葉知秋兩眼,很是懷疑地道:“沒有搞錯?”

    劉秘書連忙道:“鄭小姐你放心吧,是保衛處的同志接來的,進門前就查驗過證件,不會有錯。”

    “搞什么名堂啊!”

    少女毫不掩飾著不瞞,又瞪了葉知秋一眼:“進來吧。”

    葉知秋真的很無語。

    是陳老請他來的,可來到之后這一系列遭遇,就算不把他當回事,至少也算個客人吧?

    不過既然來都來了,也無法再糾結這些,葉知秋只能忍著氣,跟著少女,走進了屋內。

    少女在前面帶路,一邊走,一邊說道:“我叫鄭倩倩,是鄭老的孫女,我先警告你啊,等下不要亂跑,也不要亂看,不該動的不動,不該說的不說,老實一點,明白沒有?”

    “我……”葉知秋咬著牙,緩緩呼出一口氣。

    忍。

    要忍!而進來之后,葉知秋卻也大吃一驚。

    但從那破舊的木門上,完全看不出,這房間內,竟然內有乾坤!()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