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丞相女兒要出嫁

第一百零二章太醫的診斷

    太醫仔細診斷了一番,回身跪下向建安帝稟報:“啟稟皇上,臣仔細查驗了,這白菜粉絲湯并沒有什么問題,而且這碗湯與其他的湯也沒有什么不同,若說趙姑娘這樣,似乎像是過敏了一般。”

    太醫的話音落,一直悠哉看戲的長公主突然開口道:“兒臣記得,前年又一次,兒臣吃了一種菜,也是這樣,當時太醫診斷說是食物相克。”

    長公主的話落,朱雅雯松了一口氣,還好,長公主還記得。

    若是診斷為過敏,那趙茹雪可就白受了這么多罪了。

    淳于晏起身,跪倒在殿中:“啟稟皇上,臣女做菜的過程中,一直有周公公在旁,并沒有加入什么特殊的佐料,不知長公主說的那道菜是什么?”

    淳于晏抬眸,目光平靜,并沒有什么浮躁不安或者怨怒。

    長公主突然有些喜歡她了。

    說了一個菜名之后,淳于晏沉吟了片刻,道:“這道菜中,放了蝦,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里面放了杧果,用來搭配對嗎?”

    杧果是南方海邊的一種水果,據傳是出海的人無意之中帶回來的一個小樹苗,居然長大并且結出了果實,竟意外的香甜。

    于是有那目光獨到之人,將這棵樹嫁接,形成了一片杧果林,也成了那個地方特有的水果,每年都會進貢上了許多。

    聽長公主剛才講的時間,還有工部侍郎家姑娘做菜用的東西,淳于晏肯定的說道。

    長公主挑了眉,工部侍郎家的姑娘早驚訝的出聲:“淳于姑娘怎么知道的?”

    當時她只是看那枚水果漂亮又香甜,才想起加了幾塊進去,配顏色的。

    淳于晏道:“這種水果營養豐富,果肉滑膩又香甜,不過它卻有個大忌,就是不能與蝦蟹等物一起食用,極可能會引起食物過敏,就像長公主說的渾身發癢紅腫,好在長公主用的不多,所以過一會兒就會沒事了。”

    “原來如此。”長公主點點頭,當時確實是這樣一個情形,那時候淳于晏閉門不出,并沒有在現場,想來她沒有說謊。

    工部侍郎家的姑娘聽完,喜極而泣,看向淳于晏已經滿眼的崇拜和感激。

    自從經過了那件事,她就成了貴女圈里的瘟神一般,人人都避的她遠遠的,生怕受了牽連。

    長公主雖沒有責怪,可后來每年的宴會也不再給她下帖子了。

    天知道,淳于姑娘今日還了她清白,她是有多感激。

    建安帝有些疑惑:“那照皇兒當日的情形,嘉勤伯府這姑娘也是吃了什么了吧?太醫,好好查驗!”

    若是今日宴會中真有什么不妥,那定不能輕視了。

    然而太醫再三的看過后,搖頭道:“回皇上,臣并未看出什么不妥。”

    太醫頓了頓,道:“淳于姑娘精通飲食,是否可以幫著看看?”

    一句話,朱雅雯和趙茹雪的心都提了起來。

    趙茹雪哼唧了一身,哭了起來。

    她真的受不了了,為什么太醫不先診治診治她呢?還要讓淳于晏來查,若是,查出什么來……

    趙茹雪不敢想了。

    趙嬪白了臉,心疼的看著自家的侄女,哀求皇上:“皇上,不如讓太醫先給雪兒診治,或者等雪兒能說清楚了,更有利于查清楚這件事,不是嗎?”

    建安帝點頭,太醫才上前去,喂了趙茹雪一個藥丸,又施針幾息,趙茹雪漸漸的覺得身上癢的程度降低了,似乎慢慢的四肢也有了力氣,只是臉上依然腫的厲害,開口說話還是費勁。

    淳于晏并沒有上前,只遠遠的看著,太醫收了針,卻突然“咦”了一聲。

    趙茹雪渾身一顫,急忙收回了手。

    “太醫,怎么回事?”趙嬪一直注意著趙茹雪,看到太醫的異樣,急忙問道。

    趙茹雪暗暗攥了攥拳,先一步開口:“皇上,臣女,是喝了一口湯,覺得不舒服,才,才這樣的。”

    趙茹雪硬挺著說完了話,渾身的力氣抽干了一般,靠在嘉勤伯夫人劉氏懷里大口喘著氣。

    劉氏心疼的直抹眼淚,扯著太醫的袖子,道:“太醫罵你好好看看,怎么我家雪兒喝了這湯就惹了這病了呢?”

    太醫無奈,扯了幾次袖子扯不回來,只好又仔細看了看粉絲湯。

    “回皇上,這湯,臣確實看不出問題來。”

    “那太醫剛才驚訝出聲,到底是發現了什么?”趙嬪著急,又追問了一句。

    明明剛剛太醫想說什么的。

    趙茹雪的心又被牽了起來,可是她沒有力氣再說話,只不斷的喘著氣,目光閃爍看了趙嬪一眼。

    趙嬪會意,不經意的瞟了一眼淳于晏,死死的盯住太醫:“孫太醫,知情不報,可是欺君之罪!”

    孫太醫用了用力,拽回了自己的袖子,匍匐在地:“皇上,臣剛才是看到這位姑娘手指上有一抹紅,是以驚訝。”

    建安帝眼皮跳了跳,道:“查!”

    “是。”孫太醫轉過身,示意趙茹雪:“還請姑娘伸出右手。”

    趙茹雪無法,只得顫顫巍巍的伸出了右手,在食指的指尖又一個針尖樣的紅點。

    孫太醫用一個小塊兒的藥棉擦了一下,然后放下鼻子下聞了聞,又放進嘴里嘗了一下。

    只見他蹙眉嘗了好久,抬眼看了看趙茹雪,轉身向皇上回稟:“啟稟皇上,這位姑娘指尖的紅點來自于一種藥物,稱逍遙散,是近幾年在京中出現的一種禁藥,只要一點,就能讓人渾身發癢,生不如死。”

    “什么?”建安帝冰冷的聲音響起。

    趙茹雪癱坐在座位上,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下來、

    “你的意思是,嘉勤伯家的姑娘是中了這種毒?”皇后驚訝的出聲,這個轉折來的讓她猝不及防。

    剛剛她還在擔心,是不是粉絲湯真的有問題,越想越覺得后背刺撓,而現在又動了動后背,似乎光滑的很,哪里也沒有癢的感覺。

    “臣以為,這位姑娘的癥狀正是逍遙散的應有的癥狀。”孫太醫眼觀鼻鼻觀心,只說事實。

    其實,有一點是不太一樣的,服用了逍遙散并不是立刻出現這種癥狀。

    不過,沒有必要的多言,孫太醫顯然是不會說的,好好的衣裳給人家都拽壞了,哼,十兩銀子呢。

    再說,剛剛明明是想要誤導他,說出那碗白菜粉絲湯的問題來,他是傻了嗎?別人喝都沒事,就她自己有事!()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