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農家肥妻有點田

第194章 沒有痕跡

    “大人,你這話就不對了,靠山村所有人都知道沈珍珠與眾不同,萬一她審美也異常,就喜歡我哥這種老實巴交的人呢,畢竟老實如同齊公子,也被沈珍珠惦記過,我哥這么老實,被什么一下也順理成章,而且既然說我哥非禮了她,那不得拿出證據……”宋時初說 到一半。

    莫夫人點點頭,拍了拍陳夫人的手:“確實,齊昇這孩子挺老實的,看的我著急,這么老實,以后被人算計可怎么辦呢!”

    “……”兒子是個老實人嗎?

    陳夫人恍恍惚惚點點頭,當姐妹的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給拆臺。

    對的,她的兒子就是一個小老實。

    點點頭:“兒行千里母擔憂,我現在就開始擔心我的傻兒子了。”

    陳夫人話落,齊縣令噎住了。

    齊昇即是陳夫人的兒子,也是他的兒子。兒子如果老實,這世界上就沒有人敢紈绔了。

    女人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可真是讓人佩服。

    但是……

    他能拆穿嗎?

    四品大員的家眷都說齊昇老實,那他兒子就是老實人。

    連帶著沈珍珠都氣成河豚。

    齊昇根本就不是老實人。

    委屈的看向縣令:“這,這怎么要證據,難不成……”似乎想到什么,沈珍珠臉上閃過慌亂:“我寧愿去死,我不要被查驗身體!”

    說完又是一番梨花帶淚。

    宋時初翻了個白眼,果然跟小白花在一起時間長了,就會染傷小白花的習慣,瞅瞅現在沈珍珠,跟 視線落在沈珍珠身上:“那你到說一下我哥胸膛是左邊有胎記還是右邊有,可別說沒看見,那么明顯的胎記,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見,而且我哥應該沒有辦事兒的時候把人眼睛捂住的習慣!”

    宋時初話落,宋瑞祥緊接著點頭:“沒有沒有,沒有那種習慣!”

    “……”齊縣令臉色變化一下,他覺得自己似乎被內涵了。

    辦事兒的時候把眼睛捂住是什么梗!不就是說他!簡直豈有此理。

    但是,看著宋時初說出這種不大光明的話的時候甚至臉色都不帶變一下的,就跟這只是一個名詞一樣。

    如果他計較了就跟做了錯事以后心虛,不打自招一般,真是氣的咬牙,但是又沒有辦法發火。

    “沈氏,你說,胎記在哪兒!”齊縣令被心里的火氣堵塞的難以釋懷。

    驚堂木用力一敲,看向沈珍珠。

    沈珍珠暗暗罵娘,她就跟宋瑞祥在床上躺了一下,衣服都沒有脫,怎么知道胎記在哪兒。

    轉頭看向宋瑞祥,此刻宋瑞祥衣服雖然凌亂,頭發也有幾搓亂糟糟的撒下來,但是雙手落在雙胸,護著自己。

    從宋瑞祥懵懂的表情上,根本就看不出蹤跡。

    沒辦法,沈珍珠求助似的看向尹平。

    尹平皺眉,短時間里他也想不到怎么回憶。

    沈珍珠眼睛轉動,腦子也在繼續飛轉,突然開口:“大人,當時民婦暈厥過去,根本就沒有五感知覺,哪兒能知道宋瑞祥胎記長在哪兒,如果民婦處于清醒狀態,怎么會被強行客棧的客房。”

    沈珍珠說完,抬頭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展示自己的憂傷。

    齊縣令又覺得沈珍珠有道理了。

    這個縣令宋時初看透了,本身是沒有什么本事的,審案就是在公堂上吵架,誰吵的有理有據,誰有贏了。

    至于其他,如果真的有本事,也不會一直在桐城窩著了。

    宋時初輕笑一聲,走到沈珍珠身前,抬起沈珍珠的下巴,伸手輕輕一捏,就捏出了紅色印子。

    “皮膚聽嬌弱的,真的被人碰了,還能這么干凈一點兒痕跡也沒有,這里有陳夫人在,不如讓陳夫人幫你查驗一下身體看看到底被侵犯了沒。”

    宋時初話落,陳夫人立馬站起來。

    速度走到沈珍珠身邊伸手在沈珍珠手臂上也捏了一下,看著沈珍珠隔壁發紅,陳夫人咯咯笑了起來:“年輕的女人果然不得了,這皮膚細膩的,怪不得男人甭管活到多大年紀,都會一如既往的專一,喜歡年輕俏麗的,現在我是懂了,走吧,里面有個休息室,我給你看看,如果真的被侵犯了,砍了他的腦袋也不為過。”

    沈珍珠眼神閃爍一下,起身跟著陳夫人往側室走去。

    尹平這個老不死的喜歡玩花樣,尤其喜歡折磨人,在她大腿根腰上腿上嫩肉上留下不少的痕跡。

    這次陳夫人去檢查,一看就能看清楚痕跡。

    這樣的話,眼前的事兒也算過去了。

    跟尹平對視一眼,兩人往屋子里走去、。

    陳夫人看著沈珍珠解開衣服,像一條咸魚一樣打開身體。

    靠近看了一眼,心生佩服,果然是年輕人,長得就是好。

    至于腿根跟屁股上的痕跡,陳夫人也不是傻子,靠近,伸手在沈珍珠大腿上擰了一下,白皙的肉瞬間變成粉色。

    跟原本留在腿上發暗沉的顏色一點兒也不一樣。

    如果是一個時辰之內留下的,肯定不會暗的發紫。

    “這些不是今天留下的,我成親接近二十年,還生過兒子,什么樣的花樣沒見過,以為這個就能糊弄過去。”陳夫人挑眉,順便讓屋里的丫鬟出去打盆水。

    剛才捏了沈珍珠一把,手上臟了,她可不能留著這臟兮兮的痕跡。

    洗凈手,擦拭干凈,陳夫人走了出去。

    床上沈珍珠臉色閃爍好一會,認命的穿上衣服。

    沒碰就沒碰吧,反正她是暈倒的,什么也不知道!

    畢竟當初發生的地點是云來客棧里,她在客棧某個房間睡覺,有問題嗎?

    沒有!

    至于宋瑞祥怎么出現在房間里的,那些跟她沒關系。

    沈珍珠穿好衣服走了出去,臉色依舊凄凄慘慘,仿佛遇見天大的冤屈一樣。

    陳夫人開口:“有些老舊發紫的痕跡,看著留下的時間得有兩天,沒有新鮮的,倆人沒有發生過關系。”

    陳夫人話落,宋瑞祥松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在客房里,但是只要證明他沒碰過沈珍珠,那就沒事兒,生命可以保住了。

    “既然沈氏清清白白,那就退堂,宋瑞祥無罪釋放!”齊縣令敲了一下驚堂木,準備結案離開!()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