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第255章 賠了侄子又折兒

    胡亥又雙叒叕被李辰抓住了,這次連帶著八百禁軍也一起被按在了李家莊。李辰院子前面的空地上,一群耷拉著腦袋的禁軍,正如同待宰的鴨子般被扔在地上。

    “鄉親們散了吧,多謝各位鄉親幫忙。”

    “明日咱們一家去賬房領十斤青菜,算我請大伙吃的。”李辰氣沉丹田,沖著想起們喊道。

    這些百姓并不知道自己打的是誰,現在胡亥被扣了,接下來肯定會有人來。鄉親們在聚在這里,等會顏面上會顯得有些不好看。畢竟這胡亥是始皇的兒子,此時涉及到天家的顏面。

    “沒有侯爺咱們那里能過上今天的日子。”

    “這都是俺們應該做的,東西俺們不能要。”莊戶們一個個的推辭起來。

    “我給的大伙就不要推辭了,就這么說定了,明日我讓人給大伙送過去。”李辰說道。

    如今已經是十月底了,天氣已經漸漸冷了起來。地里能吃的菜已經少之又少,除了李辰的大棚里其余的地方很難買到新鮮菜。這送給百姓的菜,比肉食還金貴。

    此時,李家莊的事情已經傳到了始皇的耳朵里。始皇聽到這事之后,雖然沒有動怒,但嘴角中略微的抽動還是被趙高看在眼中。趙高心中也是郁悶,胡亥這小子真的是一把好牌打的稀巴爛啊,自己整日在始皇面前說他的好話也沒用。

    “陛下,胡亥公子也是一時酒后沖動,想來沒有傷害侯爺的意思。”趙高如今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盡量為胡亥辯解。

    這也幸虧是心胸寬廣的始皇,若是換個疑心重的皇帝,胡亥這番行徑只怕自家命能不能保的住都還要打上一個問號。

    始皇心中清楚,自家那個傻子即便在長上十個腦子只怕也不是李辰的對手。當然心中對于胡亥的不滿也加重了幾分,這小子暴躁易怒不是明君,顯然自家選擇培養扶蘇是個正確的選擇。

    “傳扶蘇過來吧。”始皇沉吟了一會,對趙高說道。

    讓扶蘇去將胡亥帶回來,始皇也是為了緩解這兄弟二人之間的關系。說到底胡亥之所以針對李辰的根本原因,也正是因為李辰是扶蘇的老師,是扶蘇派的中流砥柱。胡亥在怎么不爭氣,說到底還是自家兒子,即便是懲罰也得先把人帶回來,不然成何體統。當然,李辰這邊始皇自然也會給一個完美的答案。而始皇給李辰的答案便只有一個字,便是查。

    扶蘇領了始皇的口諭,便帶著幾人開始朝著李家莊走去,雖然去領胡亥這個事情扶蘇感覺十分膈應,可畢竟也是自己家兄弟,始皇吩咐了他也不可能不管不問。

    “老師,父皇命我來將胡亥領走。”到了李家莊,扶蘇硬著頭皮說道。畢竟李辰因為他被胡亥針對,而他如今卻還要來領走胡亥,這讓扶蘇心中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行,帶走,就帶走唄。”李辰端起茶杯,滿不在乎的說道。

    其實李辰也知道這次肯定也不能把胡亥怎么的,胡亥畢竟是始皇排除隔壁老王的親兒子。虎毒還不食子呢,在者說了從進了李家莊之后胡亥便一直不是在吃虧,便是在吃虧的路上。李辰估摸著胡亥這次也是吃虧吃撐著了,回去之后最起碼三天吃不下飯。

    這一趟胡亥除了被臭雞蛋砸的比較狠之外,到也沒受什么外傷。扶蘇一臉嫌棄的將胡亥領走了,臨走之前也將始皇帶給李辰的話說了出來。李辰心中清楚,始皇這個查,一來是要查軍中的貪腐事件,二來則是要查胡亥今日調動禁軍之事。

    胡亥今日調動士兵的事情馮劫必然是拖不了干系的,可這禁軍之中到底還有多少派系,這件事情是一定要查清楚的。禁軍是皇宮的守衛者,一旦禁軍出了問題,那么皇宮的安全便無法保證。

    “侯爺,這些人怎么辦。”趙缺嫌棄的踹了幾腳地上城堆的士兵,胡亥雖然走了,這些人可沒這么好運了,如今全部被留在了這里。

    “先關起來。”

    “去抓馮劫,你親自去。”李辰笑瞇瞇的說道。要說胡亥這個愣頭青還真是個大好人,早就想搬到馮去疾了,只是這老狐貍小心的很一直抓不到什么把柄。可今日,胡亥可謂是親自將自己老丈人的把柄遞到了自己手里。畢竟這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古人宗族傳承的觀念很重,只要將馮劫吃的死死的,就不怕馮去疾這個糟老頭子能耍出什么花招。

    皇宮這邊,馮劫在望夷宮中待到了傍晚,還是沒有看到胡亥回來,只得一個人朝宮外走去。馮劫這邊走在路上也是心中發虛,不知道胡亥那邊到底怎么樣了。這件事情用的是他手下的人,說到底無論如何他都拖不了干系。

    馮劫這邊剛剛走出皇宮,立刻便被十余名配著腰刀的黑衣人圍了起來,馮劫的心中一顫,臉上立刻是浮現出各種各樣的表情,隨后這些表情被一種苦澀的表情覆蓋。

    見到馮劫的臉色比蛋皮還難看,趙缺從遠處的陰暗處走了出來,笑瞇瞇的說道:“馮大人應該知道是什么事吧?跟我們走一趟吧?”

    馮劫的臉皮顫了顫,看到趙缺笑瞇瞇的態度,他便知道李辰必然是沒有出事。若是李辰出事了,想必這第一狗腿子趙缺已經將自己生吞活剝了。那么既然李辰沒有出事,想來自己那個妹夫一定是又吃了悶虧。

    馮劫一想到這里,心中簡直是百感交集。也怪自己,為什么不勸住胡亥呢。其實,對李辰有殺心的不止是胡亥,他馮劫一樣是有。

    “趙大人,帶路吧?”

    馮劫并沒有反抗,當然反抗也是徒勞的。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反抗,如今自己只管咬死自己被胡亥灌醉了,令牌是被胡亥偷去的。

    馮劫被趙缺帶到了李家莊,李辰并沒有對馮劫開始審訊。李辰在等,等馮去疾上門來進行政治上的利益交換。之所以不用馮修進行利益交換,是因為馮修的案子涉及的是大秦士兵。李辰沒有權利出賣士兵來換取政治利益,而馮劫的案子卻不同,馮劫的案子只涉及李辰自己,李辰要用馮劫來榨干馮去疾這個糟老頭子。

    (本章完)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