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超神學院里的異鄉人

【第三百二十三章 與母親意料之外的相見。】

    梅洛天城中的浮島很多,大的小的幾乎隨處可見,在這其中有一個最為特殊的,卻不得不提一下。

    它的面積并不是很大,懸浮在半空中整體像個倒立的金字塔,由于是采用特殊暗合金建造而成,所以在它的上面,植被覆蓋率幾乎為零,光是看上一眼就給種壓抑的感覺,很不舒服。

    這里是特意給犯錯的天使們準備的場所,叫做禁閉之地。

    天使當然也會犯錯,特別一些小天使們,她們大多是退役的老一輩天使,下凡與普通人生下的孩子,后又被篩選進入天城的。

    關于這點簡單說一下。

    凱莎從來不會去約束天使們尋找屬于自己的愛情,雖然尊為神,但她卻很人性化的講究,真愛必將永恒,但凡天使們遇到了自己真愛,并立下了守護誓言,凱莎都會予以祝福,并允許她們選擇退役。

    老一輩天使們走了,那么天城總得要招募代替她們位置的人予以補充,由此天使們在其他正義信仰下文明中誕生的后代,也就成了招募最優人選。

    小天使們由低級文明突然來到高級文明,環境的改變以及生活方式的變化,讓她們很難在短時間內適應過來,無法適應也就導致了執行天使正義時,會受原本的價值觀影響,而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由此,禁閉之地也便應運而生。

    禁閉之地所處浮島的中央位置,是一棟巨大的建筑,進入里面后,陽光仿佛被驅逐,整個空間顯得十分昏暗,只有墻壁上的水晶體閃著微弱的光,不過雖然這里常年不見天日,但是空氣中卻沒有那種潮濕的渾濁感。

    進入最深處位置,可以看到有四根巨大的金屬方柱,其上篆刻著繁復的紋路,吸收進去的暗能量經過轉化,又被柱子釋放而出,兩兩間相互合攏,最后組成了一個立體的透明罩子,這玩意兒叫做禁制裝置。

    它的內部暗能量全完被屏蔽,又經過一道特殊的蟲洞算法計算,使之形成一個類似‘真空帶’的東西,無論是誰只要被關進這里,即使實力達到神級,也無法將其打破。

    “認識到自己錯在哪里了么?”

    凱莎一臉嚴肅的看著‘透明罩子’里的妹妹,聲音雖然一如往昔的平淡,但她的目光卻十分凌厲,渾身散發著冷氣,就算隔著禁制裝置,都能感覺到涼颼颼的感覺。

    艾希不自覺的向下扯了扯裙子,一對靈動的眸子轉了轉,覺得這個時候自己很有必要說點什么,想到這,她看向隔壁翹著腿一臉不服氣的涼冰,苦口婆心的說道。

    “吶涼冰,這次跟以往真的不一樣,你快點低個頭,向凱莎女王認個錯吧。”

    話音落下,在場的人齊刷刷將目光投向她,表情不一。

    短暫的沉默后,凱莎開口說道:“怎么?我說她難道就沒有說你是么?”罕見的她的語調已經變了,帶著些許責備,“你明知道這次跟以往不一樣,為什么還要跟她一起胡鬧?她小難道你也小么?這已經是第幾次了!”

    “咕嚕~”

    艾希被說得一哆嗦,脖子僵硬的轉向凱莎,當迎上那雙不停向外射冰刀子的眼睛后,她立馬站直身子,接著一個90°深鞠躬,大聲喊道:“對不起凱莎女王我錯了!”

    說著她保持90°深彎姿勢,很沒義氣的抬起手臂,遙指隔壁愣住的涼冰,再次喊道:“一切都是涼冰,這次是她非要拉著我去的,天地良心,我勸了好久,她就是不停啊~~”

    “我我靠——!”

    涼冰回過神后,氣得爆了句粗口。

    一起搞事情,事成了自然有福同享,同理,事情若是搞砸了,也定會有難同當的。

    涼冰和艾希現在可以說名副其實的難姐難妹了。

    其實,她們兩個早就已經是禁閉之地的常客,隔三差五必須得回到這里看看,不回來她們會想,而且想的是抓心撓肝五脊六獸,凱莎則視她們對這里想念的程度,來決定讓她們在這里住的時間長短。

    ‘惹事精二人組’這是她們在天城里廣為流傳,且極為響亮的名號。

    每次搞事失敗,凱莎都會很嚴厲的訓斥她們,不過除了關她們禁閉,其他實質性的懲罰卻從未有過,這也因此助長了兩人乖戾氣焰,渾身試單雖沒達到,但卻讓她們練就了一身子滾刀肉,就像此時艾希醬子。

    鶴熙看著仍保持90°直角鞠躬的艾希,忍不住伸手扶額,實在沒眼看了,這旁邊可還有外人在呢。

    她所說的外人除了華臻也沒別人了,此時他也站在禁制裝置外,隔著透明罩子看著涼冰和艾希,神情嘛跟凱莎如出一轍,目光凌厲莫得表情。

    ‘嘖這家伙,什么情況?’鶴熙偏著頭暗自咂嘴,一對兒漂亮的眸子里有什么在閃爍。

    如果放在平時凱莎可能真的呼喝涼冰艾希兩句,也就不了了之,可這次就像艾希說的,與以往不一樣。

    三角體真正接觸后,才知道這種生物有多么的可怕,不過是一只奔赴前線的三角體戰士所發動的精神攻擊,對神級實力的涼冰就可以產生威脅,那要是換成它們的主宰者呢?那得達到什么程度?

    凱莎不敢想象。涼冰和艾希差點隕落在那里,而隕落,對于凱莎來說是一個永遠也不想提及起來的詞匯,自己已經失去了人生中對自己最重要的人,不想再失去更多了。

    看著完好無損坐在禁制裝置里,跟自己較勁的妹妹,她心中后怕的同時,更多的卻是對華臻發自內心的感謝,這也正是華臻能以‘外人’的身份,出現在這里的理由,是被凱莎女王親自邀請的。

    “好吧,我承認,艾希是我強拉去的。”狠狠地等了艾希一眼后,涼冰十分光棍的說道,“可是背著姐姐你去往戰場又遭遇三角體后,至少我們得到了一些關于這種生物的情報不是么?”

    主動承認錯誤不符合涼冰性格,即使知道這件事確實是自己不對,她也會死咬住口,絕不認錯的。

    凱莎聞言俏臉一陣發沉,這丫頭明知道錯,卻死鴨子嘴硬般在這強詞奪理。

    “如果當時我沒及時趕到,你認為憑你當時的狀態能在那只三角體生物手里堅持多久?命要是沒了的話,你又拿什么把情報傳回天城?托夢么?”

    一直沒有說話的華臻突然呵斥,臉色已經變為鐵青,看得周圍四位美女一愣一愣的。

    華臻說的很重,同時心中也清楚,自己這個時候插嘴很不合適,畢竟身份在這擺著,自己只不過是個超神學院的導師,并沒有那個資格訓斥人家堂堂的天啟王。

    可是知道歸知道,訓斥必然還是要訓斥的,要不然,就憑現在涼冰這幅不服管教的樣子,以后說不準還會闖出什么禍來。

    “老娘”

    “閉嘴!”凱莎從華臻身上收回目光對涼冰利喝一聲,接著又冷冷的說:“正如韓旭導師所言,你連小命都丟掉的話,還談什么情報!”

    涼冰臉上閃過一絲不忿:“那若寧呢?”她從思過椅上站起,走到透明罩子前方,盯著自己姐姐的眼睛,“若寧被姐姐派往伊人文明支援,不也是為了獲取有關三角體的情報么?姐姐你怎么就認為,連我的實力都不如的她可以把情報獲得?”

    她頓了頓,帶著質問語氣一字一句的道:“還是說姐姐相信若寧,要遠遠大于相信自己的妹妹?”

    “”

    凱莎微怔了下,卻是被涼冰的這個問題給問住了,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也確實如涼冰所言,自己對若寧的信任要遠遠大于對她的。

    不是說什么防備的那種不信任,而是過度對她保護關愛,心中自然而然滋生的不信。

    凱莎不想讓自己妹妹離開自己的羽翼之下,哪怕她現在實力已經很強了,也怕她離開后,遭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長姐如母。

    “呵~看來是被我猜中了”

    涼冰見姐姐不說話,嘴角泛起一抹自嘲,心里也是酸酸的。

    自打記事開始,姐姐凱莎給自己感覺就是無所不能的存在,無論任何事都難不到她,男性天使執掌政權的時代下,姐姐是第一個帶兵打仗的女性天使,在戰場上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她就是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是自己的偶像。自己甘愿做她的小迷妹。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努力追隨姐姐的腳步,并得到姐姐的認可,已成了自己想要達成的目標。

    戰爭總是伴隨生命凋落,為反抗原天宮華燁集團軍,為平亂各方野心作亂勢力,天城的姐妹們不知犧牲了多少,每次姐姐看到這些心靈都會產生很大的觸動。

    為了不讓她再次傷心難過,那個由于姐夫死去而停止的基因植入研究,自己又再次啟動,試驗取得成功后,本想將它拿出來獻給姐姐,可是她卻提出了正義秩序理念,其中一條就是重視生命,珍愛生命。

    基因植入試驗過程死去很多低級生命,姐姐知道后,狠狠地訓斥自己一頓不說,還關了自己整整一百年,讓自己思過,我有什么過?我這么做又是為了誰呢?

    現在想要得到一個人的認可,可是她自始至終都沒有相信過自己哪怕一次,自己連一個外人都不如。

    涼冰感覺自己特委屈,委屈的想哭。

    周圍一時間變得安靜下來,艾希終于直起身,看了看蹙眉的凱莎,又瞧了瞧笑容難看的涼冰,最后開始對鶴熙使眼色。

    鶴熙張了張嘴,想要幫凱莎解釋一下,可是話到了嘴邊才恍然發覺,怎么說好像都不合適。

    “凱莎派若寧前去支援,當然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就在氣氛越發的讓人感到不安時,華臻卻再次站了出來,姐姐和妹妹因為這么點小事產生隔閡什么的,他可不愿意看到。

    涼冰怎樣先不說,凱莎這個女人,哪怕是萬年過去,華臻對她的了解還是很深的。

    她感情很細膩卻不善于表達,不會和別人過分親近,哪怕對自己的妹妹也是一樣,為了不影響自己的判斷,她幾乎都會把感情刻意隱藏起來。

    見涼冰被自己的話吸引注意,華臻聲音平淡的道:“你誤會你姐姐了,并非她信任若寧多過你,而是若寧在去往伊人文明前,為了以防她遭遇三角體發生意外,凱莎拜托我給若寧植入一道保護程序。

    事實證明凱莎確實高瞻遠矚,在你和艾希遭遇三角體的同一時間,若寧帶去的支援隊伍同樣也遭遇到了,并且除了她意外,所有天使全部因為斷線陷入昏迷”

    華臻說到這里時微微停頓,看著涼冰:“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質問這質問那,有想過凱莎聽到你遭遇三角體的消息時,擔心成什么樣子么?”

    “我”

    本來正暗自委屈的涼冰,聽了他的話嘴巴努了努,過而中翹著繡眉,轉頭看向自己的姐姐,發現姐姐正側頭看著那個家伙。

    “我說當初怎么就若寧沒事,原來都是因為你們兩個提前就做好了的準備~”鶴熙在一邊恍然大悟的說道,“不愧是凱莎女王~”

    她滿是崇拜的又說一句,勾著嘴角,看著的人卻是另一邊的華臻。

    事情到底是不是華臻所說的這樣,作為當時人的凱莎自然無比清楚,所以她看向華臻的眼神摻雜著某些東西。

    “總之今天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對你們總手下留情了。”

    既然知道人家是在幫自己,凱莎將這份情記在心里后,也就順水推舟的默認了,她邁著蓮步來到涼冰和艾希近前,面無表情的道:“不聽忠言屢教不改,不主動認錯還強詞奪理”

    她每說一句,對面兩個丫頭腦袋就低上一分,涼冰臉上雖然仍帶著倔強不服,但卻也不再較勁兒了,聽之任之

    “所以從今天起,你們就給我在這里思過。”

    “思過呵~吶凱莎女王什么時候放我們出來啊”艾希搓著小手,訕笑的問道。

    “什么時候?”凱莎故意吊起兩人胃口,見涼冰耳朵伸得老長,她嘴角微不可查的浮起一抹弧度,但很快就收斂,冷聲道,“與三角體等文明的形體戰爭結束,你們就可以出來了。”

    “啊——?”艾希聲音拖得老長。

    “什么?!!”涼冰原地炸毛的喊道。

    “呵~對小涼冰凱莎總是這么嚴厲呢~~”

    就在涼冰和艾希兩人話音落下,另一道聲音卻突然從后方傳來,溫婉動聽,柔和親切,是那種讓人有如沐浴在春風里的舒爽。

    那邊凝眉正看著她們兩個的華臻,聞聽這個聲音后,全身猛地一震,眼睛也慢慢睜大起來,慢慢的,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回頭向聲源處瞧去,當看到從禁閉室門口走近來的那位金發麗人時,整個人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母母親’()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