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木葉寒風

第七百四十章 大蛇丸的推理(二合一了,求訂閱)

    ……

    風之國邊境沙漠,一名身穿黑袍、臉戴橙色面具的男子正緩緩走來。

    “這就是那片突然出現的森林嗎?”宇智波帶土看著前方那片被沙漠包圍的巨大森林,右眼露出凝重之色。

    附體在他身上的阿飛道:“是的,砂隱村那邊已經確認這是利用木遁制造的森林,真是壯觀啊!!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在沙漠里看到這么大一片森林。”

    “哼。”

    宇智波帶土眼神陰沉的走進密林,雖然附近有砂忍蹲守,但憑他們還無法發現自己,當然,即便被發現也沒什么,殺了就是。

    “能制造出這種規模的森林,只可能是忍界之神千手柱間的木遁!阿飛,這是怎么回事?”宇智波帶土沒好氣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初步推測應該是穢土轉生。”

    阿飛道,“大蛇丸那個家伙掌握了穢土轉生,只要再得到千手柱間的細胞,他就可以讓木遁重現忍界,當然,也不能排除其他人的可能性,但目前大蛇丸的嫌疑是最大的。”

    宇智波帶土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大蛇丸……不能再讓他待在曉了!”

    大蛇丸本就野心勃勃,又得到了穢土轉生這門變態的禁術,再讓他待在曉,他勢必會利用曉收集忍界已逝強者的遺骸尸骨,所以是時候讓他滾出曉了!

    阿飛一邊觀察著周圍的林木,一邊笑著問道:“你打算怎么做?”

    “長門知道這片樹林的存在嗎?”宇智波帶土問道。

    “當然沒有。”阿飛嘿嘿一笑。

    “很好,那就由我來親自告訴他這個情報。”

    宇智波帶土道,“另外讓絕也準備一下。”

    “明白了。”

    ……

    雨忍村某菜市場一間密閉的倉庫中。

    自來也看著窗外磅礴大雨中若隱若現的一座座高塔,一臉淡定的結印分出一個影分身,然后把影分身關進了一個密封的箱子里。

    接著他喊來這個倉庫的主人,拜托他將這個箱子送到中央鋼鐵高塔。

    這是自來也能想到的避免被雨水碰到并安全抵達中央鋼鐵高塔的最佳辦法,同時這也是他能安全進入這里的方式。

    “不可能!”

    誰知倉庫主人聽了他的要求后果斷搖頭,道,“中央塔附近禁止任何人靠近,別說是我,就算是雨忍村高層也不行。”

    自來也不為難他,大大咧咧的笑道:“不用送進中央塔,只要是附近就行,你最近能送到哪?”

    “最近能送到……等等,你這里面是什么?”倉庫老板警惕的問道。

    在雨忍村中,‘神’可是真實存在的,他可不敢做對‘神’不利的事情。

    自來也笑著施展幻術。

    倉庫老板迷迷糊糊的點頭:“原來如此,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

    “真是多謝老板了,不過這個箱子不能被雨淋到。”自來也開心的拍打著老板的肩膀。

    “別擔心,我們村子別的不多,就防雨布多。”

    老板說著就找來黑色的防雨布,一層層將箱子包裹,然后叫來幾名員工,一起將這箱子搬到車上,最后運往中央塔附近的一座小屋。

    大雨磅礴,融入了天道佩恩查克拉的雨滴啪啪啪的拍打著箱子外的黑色防雨布上,最后無力的從兩側滑落。

    ……

    中央鋼鐵高塔二十二層。

    天道佩恩站在邊緣俯視著被雨水籠罩的村子,雖然自來也找到了避開雨水的辦法,但他一點也不慌,只要把守住這座塔的入口,別說自來也,就算是三忍齊聚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潛伏進來!

    就在此時,中央鋼鐵高塔頂層忽然浮現出一道緩緩旋轉的螺旋狀漣漪。

    天道佩恩猛得閉上眼睛。

    與此同時,位于頂層的長門緩緩睜開了眼睛:“宇智波帶土……”

    一身黑袍的宇智波帶土從螺旋漣漪中走出,微微抬頭,露出一張橙色的螺旋紋面具:“好久不見,長門。”

    “你怎么來了。”長門面無表情的問道。

    “真是冷漠啊,我可是你的盟友。”宇智波帶土看著面容枯瘦、眼圈深陷,宛如五十歲老頭的長門,眼中露出意味深長的味道。

    “我不想聽廢話。”長門掀起眼簾,狂暴的瞳力在他眼中流轉。

    宇智波帶土笑道:“別激動,我這次過來可是有重要情報和你共享。”

    “說。”長門不想跟宇智波帶土廢話。

    “看來你還沒收到情報。”

    宇智波帶土笑聲微斂,聲音逐漸凝重,“木遁重現忍界了。”

    “木遁?”長門嘴角裂開一個不屑的弧度。

    木葉暗部的確出現了一個覺醒了木遁血繼限界的忍者。

    之前大蛇丸強闖暗部總部大樓時,曾被天藏用木遁捆住,而這一幕正好被跟隨大蛇丸的白絕分身看到并將情報傳了回來。

    長門淡定說道:“我已經知道了。”

    “不,你不知道。”

    宇智波帶土否定了他,道,“你知道的木遁來自木葉暗部一名叫天藏的忍者,他是被大蛇丸移植了千手柱間的細胞才覺醒的木遁,威力很弱。”

    白絕分身知道的情報,宇智波帶土當然也知道了。

    長門眉頭微皺,隱約預感到了什么。

    “而我所說的木遁,是……”

    宇智波帶土凝重道,“千手柱間的木遁!”

    “他已經死了!”長門冷道。

    如果千手柱間還活著,其余幾大國怎么敢向木葉宣戰?

    “木葉有一種禁術穢土轉生,可以將死者靈魂從凈土召喚到現世并參與戰斗。”

    宇智波帶土提醒道,“還有……風之國與河之國邊境最近出現了一片森林,你可以派人去看看。”

    話落,宇智波帶土右眼浮現出一個螺旋狀的漣漪,緩緩將他籠罩。

    等宇智波帶土消失,長門陷入沉思。

    穢土轉生?

    他當即將意識附在天道佩恩身上,隨后以手中戒指連接上了絕。

    很快,絕那漆黑的思維影像就出現在二十二層。

    “找我什么事,佩恩。”絕頂著豬籠草的腦袋,聲音陰冷,說話的是黑絕。

    “關于穢土轉生,你知道多少。”天道佩恩莫得感情的問道。

    “穢土轉生?你應該問大蛇丸,他比我更清楚。”黑絕道。

    “大蛇丸?”

    穢土轉生不是木葉的禁術嗎?

    等等!

    天道佩恩目光低垂,隱約明白了什么,問道,“他掌握了穢土轉生?”

    黑絕道:“大蛇丸曾經和日向瀧合作盜取了漩渦一族先祖的遺骸,然后通過穢土轉生將他們的靈魂召喚到現世,日向瀧從這些亡靈身上得到了漩渦一族的封印術,大蛇丸則得到了漩渦一族族長漩渦蘆名,之前在水之國,大蛇丸就是通靈出漩渦蘆名才順利封印了三尾,可惜最后還是被月光寒風搶走了。”

    聽到黑絕的話,天道佩恩當時就不舒服了:“為什么不向我匯報這些情報!”

    “哎呀,佩恩老大發火了呢。”白絕笑嘻嘻的叫道。

    黑絕懶得理這個白癡,自顧道:“我以為你對這些不敢興趣。”

    天道佩恩冷冷的注視著絕的思維影像,道:“以后不管什么情報都要向我及時匯報!”

    “明白了。”黑絕淡淡應下。

    “風、河兩國邊境線突然出現了一片樹林,去確認一下原因。”天道佩恩吩咐道。

    “好。”絕點點頭,主動解散了思維體。

    “我剛剛好像看到了絕的身影。”

    就在此時,小南從雨幕中拍打著紙翅膀破空而至。

    “回來了。”

    天道佩恩微微點頭,道,“大蛇丸似乎將千手柱間穢土轉生了,我正在調查這件事。”

    “穢土轉生?”小南一頭霧水。

    天道佩恩耐心的將之前的事說了一遍,隨后凝重道:“穢土轉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絕卻直到現在才告訴我這個情報,我懷疑他可能是宇智波帶土的人。”

    前腳宇智波帶土告訴他穢土轉生的事,后腳絕就供出大蛇丸,這是巧合?

    天道佩恩不信。

    小南微微蹙眉:“可是曉現在離不開絕。”

    如今絕可是他們獲取各大隱村珍貴情報的最大渠道,同時也是尋找尾獸的最大助力,失去他,曉雖然不至于寸步難行,但他們的計劃怕是要大大延期,但偏偏長門的身體每況愈下,所以計劃不僅不能延期,甚至要提前才行!

    “雖然還不清楚宇智波帶土的真正目的,但目前我們的利益是一致的。”

    天道佩恩道,“所以現階段我們還能使用絕,但未來……”

    “你有什么打算?”小南問道。

    “找到宇智波帶土的時空間忍術的缺陷,我要……殺了他!”天道佩恩瞇起雙眼。

    殺了宇智波帶土,沒有了后臺的絕有很大概率會徹底投入曉的懷抱,當然也可能逼反他,所以在沒有確認所有尾獸的具體位置前,還不能動宇智波帶土。

    這段時間,也正好可以讓小南收集宇智波帶土的情報。

    “我明白了。”小南點頭。

    ……

    火之國木葉村外。

    從鐵之國凍土下的地底基地趕來的日向瀧,在這附近轉悠了幾圈就被白絕分身發現,并在他的幫助下順利和大蛇丸匯合。

    “瀧。”

    大蛇丸看著日向瀧,金色豎瞳中帶著一絲捉摸不透的笑意,“我現在有些好奇你的本尊在哪了。”

    日向瀧眉頭一皺:“什么意思?”

    大蛇丸笑而不語。

    四天前,日向瀧的影分身在暗部總部大樓外解散,四天后,他的影分身重新出現在自己面前。

    也就是說,日向瀧本尊的位置距離木葉最多只有四天的路程!

    甚至可能更短!

    更短能短到哪里去?

    大蛇丸轉頭看向不遠處的木葉。

    不知怎么,大蛇丸現在越發相信深淵就在木葉了!

    盡管目前他還沒有任何證據支持這一猜想。

    “相比起這個,我更好奇另外一件事。”這個時候白絕分身鉆出腦袋開口笑瞇瞇。

    “什么事?”日向瀧很配合的轉移話題。

    “風之國那邊突然出現了一片樹林,疑似用木遁制造。”白絕分身笑道。

    “木遁?”

    大蛇丸瞳孔一縮,猛得想起幾年前發生的事。

    那時,大蛇丸利用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的細胞施展穢土轉生,但最后只將二代火影成功穢土轉生出來!

    當時的大蛇丸有兩個猜測,一,初代火影千手柱間還活著,但這個可能性不大。

    二,有人先他一步將千手柱間穢土轉生,因此他無法再穢土轉生。

    “那片森林的面積有多大?”大蛇丸陰惻惻的問道。

    “很大恨大,縱橫幾十里,感覺比木葉還要大。”白絕分身鉆出半個身子,兩手努力張到最大。

    大蛇丸瞇起豎瞳,眼中精光閃爍:是初代,只有他的木遁才能制造出如此規模的樹林!

    誰?

    究竟是誰將千手柱間穢土轉生出來了?!

    大蛇丸看向木葉的方向,穢土轉生就在那里,但木葉如今是波風水門掌權,以他的性格,絕不會允許部下修煉穢土轉生、褻瀆初代火影的靈魂。

    日向瀧?

    絕?

    這兩人都有可能,畢竟當初穢土轉生漩渦一族先人時,這兩人都在場。

    不過那時大蛇丸隱匿了穢土轉生的龐大符文,他們兩絕不可能通過簡單的結印就掌握穢土轉生。

    所以暗中將千手柱間穢土轉生的人,最大概率還是木葉忍者!

    此時大蛇丸腦海中再次浮現出那個可怕的猜測:深淵就在木葉!

    會不會是深淵的人從禁忌藏書室偷到了穢土轉生,然后將初代穢土轉生……

    等等,好像有地方不太對勁。

    大蛇丸眉頭緊皺。

    幾個月前他將寒風加入深淵的情報告訴波風水門時,對方并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說明波風水門極大概率是知道寒風加入深淵的事。

    那么問題來了。

    如果深淵就在木葉,而寒風也加入了這個組織,那么波風水門怎么可能不知道深淵中有人修煉了穢土轉生?

    ‘除非我的猜測是錯誤的,否則……”

    月光寒風就有問題了!

    大蛇丸眼中精光四溢,興奮的伸出舌頭洗臉,他感覺自己找到了重要發現。

    而旁邊的白絕分身卻是笑嘻嘻、p的看著他,心中暗暗想道:裝模作樣,我已經知道就是你穢土轉生了千手柱間,可惜找不到你的本尊,不然……

    哼哼哼。

    至于日向瀧,他站在那一臉無辜笑容,假裝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