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農家美食日常

第365章+366章:出來的條件

    黑子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個大土堆,這是什么意思呢?為什么要來看這個?陳萍和劉成究竟是怎么了?

    它滿眼的不解,卻沒有人給它解釋。

    “好了,起來吧,奶奶知道你來看她,肯定高興。”

    劉成扶著陳萍讓陳萍起來。

    他看向陳萍的眼神更柔和,但他沒有說什么,他并沒有用他的難過來換取陳萍的同情,甚至他都沒有訴說他的難過,他更沒有用這個當條件來讓陳萍答應他什么。

    他想好了,反正他一個人,也不求什么了,他不能出去,不能很好的照顧陳萍,所以他無法讓陳萍嫁給他,陳萍有更好的選擇。

    他只要在這里好好的幫陳萍做事,照顧陳萍就好,至于外人說什么,都不重要。

    “咱們回去吧。”

    劉成用手帕把陳萍的臉擦干凈,陳萍的眼睛紅紅的,鼻尖紅紅的,哭過的痕跡很明顯。

    “好。”

    陳萍有些哽咽著點頭。

    回去的路上有人看到他們,和他們打招呼,陳萍有點笑不出來,不過人家也不怪她,看到她的樣子就知道她肯定是因為知道了馬奶奶去世的事哭過,這時候你要求人家笑,肯定不合適。

    等到了劉家,進屋看著空空的炕,陳萍就愣神了,那一直在的老人是真的消失了,不知不覺,陳萍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黑子跳到炕上,它指著馬奶奶平時在的地方,不住的吱吱吱的沖陳萍和劉成叫著。

    人呢?老奶奶人呢?

    平時它一來,老奶奶都會很高興的讓它上炕,給它順毛,給它好吃的,陳萍和劉成忙的時候,它和老奶奶一起聽戲曲,一起玩,它們彼此陪伴,在黑子心里,奶奶也是它的親人。

    可以說除了陳萍,它最親的人不是魏峰和飯店里的人,而是劉成和馬奶奶。

    現在少了一個,它有些急了。

    “黑子,乖,奶奶她不在了,以后都不會在了,你也想她對不對?”

    陳萍上前抱住了黑子。

    黑子呆愣楞的,先前它就聽兩個人說什么不在了,還去那個小土堆,它不是特別明白,可現在它明白了不在了是什么意思,就像很久以前它在林子里的時候,它常找別的松鼠玩,有松鼠死掉了,它會呆愣,它會傷心。慢慢的它就不和別的松鼠玩了,因為它和它們不一樣,它不死,看著別的松鼠總死,它心里難受,所以它后來就自己孤獨的活著,直到遇到陳萍。

    現在它是不用見別的松鼠死了,可它卻不知道人也會死的。

    好難受。

    黑子的眼淚不由得流了下來。

    “不哭,乖,奶奶不讓我們哭,讓我們好好的。”

    陳萍急忙給黑子擦眼淚,可她自己的眼淚也不住的掉著。

    劉成心里酸的要命,他想勸陳萍,可又覺得讓陳萍哭過這一次也好,發泄出來,能好受一些,就像他,在外人面前不哭,沒人的時候一個人捂著嘴無聲的流淚。

    黑子和陳萍哭了一會兒才停止。

    劉成端了吃的進來,陳萍和劉成還有黑子無聲的吃著午飯,沒有了以前的歡快。

    黑子吃兩口松子就看看原來馬奶奶在的位置,它總覺得它多看看,老人就會回來。

    看黑子這樣,陳萍也很難受。

    “要不要我去叫文成過來?對了,文桃有了身子,三個月了,蔣家上下都很高興,這天氣冷,路不好,蔣家人不讓文桃過來,怕她不小心摔了就不好了,文成倒是常來,前兩天還說等你來了,讓我告訴他。”

    劉成說起了蔣文成,他和蔣文成早成了好兄弟,文桃有了身孕他也替文成高興,奶奶去世以后,文成經常過來陪他,這份情義,他記得。

    “還是明天再見文成吧,桃子要做媽媽了?真好,我明天過來多給她帶點嬰兒用的東西。”

    陳萍聽說文桃懷孕也很高興,蔣文成是單傳,蔣家很盼望文桃早懷孕生子,所以文桃懷了孩子,蔣家肯定很上心,不讓文桃出門是正常的。

    “行。”

    劉成點頭,日子還要過下去,不能一直沉浸在傷心里,他告訴陳萍這個事,也是為了轉移陳萍的注意力。

    這次陳萍下午走的時候,劉成同樣把陳萍送到了結界處。

    陳萍想著劉成,心里很是難受,如果她能把劉成帶出去就好了,那樣劉成就不用一個人孤單的留在這里了。

    “桃園碑,我能把成子哥帶出去嗎?”

    陳萍心里又一次的問著桃園碑。

    她知道結果肯定是失望的,如果能帶,早就帶出去了。

    “你確定要帶劉成出去嗎?”

    這次桃園碑沒說權限不夠,也沒有沉默,而是反問陳萍。

    “我……”

    陳萍剛想回答確定,但她頓住了,劉成確定想跟著自己出去嗎?他真的會離開這個生他養他,他生活二十多年的地方嗎?外面于他是未知的,他能適應嗎?

    陳萍不確定。

    “我要是把他帶出去,有什么要求嗎?”

    陳萍沒說確定,而是問著條件。

    “如果你確定要帶劉成出去的話,可以,但你帶劉成出去,我不會再和你綁定,你會失去我,你以后再也進不了桃源鎮,而劉成也回不了蘑菇屯。你確定要帶劉成出去嗎?”

    這次桃源鎮給出了明確的答案。

    陳萍這下明白了,如果要帶劉成出去,那她就會失去桃園碑,以后再也進入不了這里了。

    一時間陳萍是有些不舍得,并不是不舍得這條財路,而是人,除了劉成,在這里她還認識蔣文成,文桃,黃家父子,春嬸子等等,很多很樸實可愛的人,他們都是鮮活的人,如果她帶劉成出去,那以后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這里又會封閉起來,再也沒人給他們帶東西了。

    “那這里會徹底封閉嗎?以后還會有人進入嗎?”

    陳萍的心情有些沉重。

    “我會再遇到另外的主人,到時候他會進入桃源鎮,但那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我沒法回答你。”

    桃園碑告訴陳萍,這個要靠緣分,就像陳萍遇到它,就是緣分。

    “先不帶成子哥出去。”

    如果陳萍帶劉成出去,不影響什么,劉成可以自由來回兩邊,那陳萍肯定毫不猶豫的答應,可現在,她必須問過劉成。

    “成子哥。”

    陳萍抬頭喊了一聲。

    劉成點頭,他看到陳萍在林子邊站了一會兒,以往陳萍進入以后,他就看不到陳萍了,現在陳萍沒進去,是不是在擔心他?

    “你要跟我出去嗎?”

    陳萍問著劉成,她的目光帶著她自己都沒發現的希翼。

    “什么?!”

    劉成的瞳孔收縮了一下,陳萍的意思是他想的那樣嗎?她可以帶自己出去了嗎?

    “剛才我問過桃園碑,它說現在我可以帶你出去,但是我帶了你出去,它就會離開我,我以后再也不能回到這里了,而你也不能回到這里,只能跟著我在外面生活。成子哥,你想跟著我出去嗎?”

    陳萍沒有隱瞞,都告訴了劉成,她讓劉成選擇。

    劉成沒有說話,他想跟著陳萍出去嗎?

    他太想了!他做夢都想!他想時刻和陳萍在一起,可是,現在的問題是,他要出去,就要徹底離開桃源鎮,離開蘑菇屯。這里是他長大的地方,他不可能沒一點的感情,再說,他跟著陳萍出去了,陳萍不能來這邊,她的生意也做不了了。

    “成子哥,這邊的生意我不在意,沒有了這里的生意我也能養活自己。但你從小生活在這邊,奶奶,還有你父母的墳都在這邊,你認識的人也全在這邊,離開了這邊,到外面是新的生活,我擔心你不能適應,擔心你無法融入,所以我才問你要不要和我離開,你不用急著回答我,你好好想一想再說。”

    陳萍覺得一時做不了決定是正常的,換她,她也不能當機立斷啊。就像陳雯,受了那么多的苦,才決定離開家鄉。

    “萍子,我想跟著你離開,我要跟著你出去,但不是現在。你給我幾天時間,我安排一下,文成那邊起碼得告訴他一下,還有家里那些東西,都得給蔣家,讓他們處理,還有我奶奶,我父母的牌位,我得帶上。”

    劉成有了決定,現在他的生活里就剩下了陳萍,他要跟陳萍出去,哪怕陳萍不嫁給他,只要能在她身邊幫她,守著她就好。但這邊他也得處理一下,不能現在就離開。

    “那是當然,我也不是說讓你現在就跟著我出去,怎么也得和大家道個別。這樣吧,這幾天你處理那邊,我呢,多買些東西帶過來,怕是以后再也沒法帶過來了,這幾天能帶多少帶多少吧。”

    陳萍也沒有急的說要立馬帶劉成出去,起碼要去和蔣文成說一聲吧,和屯子里比較熟悉的人說一下吧,不然她和劉成就這樣消失了,也對不住大家。

    “好。”

    劉成點頭,陳萍和他想一塊去了。

    “成子哥,那我先回去,你也回吧。”

    陳萍說完沖劉成擺手,她的心情一下就松快了,想想劉成能出來了,不知道為什么她很高興,要是早能帶人出來就好了,她就可以把馬奶奶和劉成一起帶出來了,可惜啊。

    想到馬奶奶,陳萍心情又不好起來,這次黑子也沒心情鬧,有些蔫蔫的趴在陳萍的懷里,一動也不動。

    “這是咋啦?”

    陳萍到了林子外,魏峰的車在,最近魏峰的事順了,他有時間過來了。

    陳萍上了車,把馬奶奶去世的事告訴了魏峰。

    魏峰楞了好一會兒,隨即嘆息了一聲,老人,真的是,你不知道他啥時候就走了,別說老人,生老病死,誰能逃離。

    他沒有見過馬奶奶,但見過照片,老人挺瘦的,但非常的慈祥,笑容看著就讓人心里很暖。

    她還給魏峰做了一雙布鞋呢,讓陳萍帶給了魏峰,魏峰很喜歡,也給魏峰帶過別的東西。魏峰也托陳萍給老人帶過東西,沒想到老人就這么沒了。

    “別難受了,我們都逃不了那么一天的,只要活著的時候好好孝順就是了。”

    魏峰看著陳萍紅紅的眼睛勸了一聲。

    “嗯,我知道,就是心里難受。對了,文成的媳婦懷孕了,他要做爸爸了,蔣家人都很高興,還有……”

    陳萍說完頓了一下。

    “什么?”

    魏峰覺得陳萍的這個還有應該是比較重要的事,并且是和蔣文成媳婦懷孕無關的事。

    “我能帶劉成哥出來了。”

    陳萍沒打算瞞著魏峰,她還得需要魏峰幫忙呢,要知道她能帶劉成出來是不假,可劉成是黑戶啊,出來以后身份證怎么辦?這個很麻煩的,得需要魏峰幫她。別說她還需要魏峰幫忙,就算不需要,她也不打算隱瞞魏峰,她是信任魏峰的。

    “能帶出來了?確定?是只能帶劉成出來,還是能打破桃園碑,把整個桃源鎮都放出來?”

    魏峰很嚴肅很認真的問著陳萍,這兩種的意義很不一樣,如果只帶劉成出來還好些,劉成愛陳萍,他不會害陳萍,所以他什么都不會說。可如果整個桃源鎮出來,那勢必會驚動上面,到時候一問,陳萍早就能進入,那陳萍還不得……

    “不能打破桃園碑,不能讓整個桃源鎮出來,要好感度滿值才能帶出來,現在那邊我好感度滿值的只有成子哥和蔣文成,剩下的都沒滿。也就是說,我能帶他們兩個出來,不知道為什么以前奶奶活著的時候,桃園碑就是不說可以帶人出來,奶奶對我好感度也是滿值的,如果那個時候可以,我就把奶奶他們帶出來了。”

    陳萍一直覺得奇怪。

    桃園碑對于陳萍的疑問沒解釋。

    “那還好,劉成那邊怎么說?他跟你出來嗎?”

    魏峰舒了一口氣。

    “成子哥說出來,但那邊還有不少事得處理,他需要幾天的時間,我打算這幾天多往那邊帶點東西,一帶成子哥出來,我和他就回不去了,多給那邊留點東西吧。”

    陳萍其實也很不舍得。

    “行,這幾天我拉你多去買東西。”

    魏峰點頭,這樣也好。

    “成子哥出來身份也是問題,辦身份證也很麻煩。”

    陳萍說起身份證的事。

    “這事交給我,我去找人給辦。”

    魏峰答應下來,這不是難事。

    “那就交給哥了。”

    陳萍看魏峰答應,也放心了。()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