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第1199章 談戀愛和結婚兩碼事

    雖然口頭上這么說,但還真是這樣,六個六聽著也很吉利,而且也占了陸忘顏的姓。

    陸忘顏無奈的一笑:“好吧。”

    “你想吃什么呢?”

    白沐干脆也沒有等他回答,就已經點好了一些比較清淡的菜,“你不需要回答,我已經搞定了。”

    陸忘顏:“”這問他還有意義嗎?

    不過現在很有空,家里面就只有兩個人,這面對面,忽然就不知道說什么,做什么了?

    陸忘顏干脆往沙發上一躺,拍了拍旁邊的位置:“你過來。”

    白沐順勢就躺在了他的身邊。

    “有什么感覺嗎?”

    陸忘顏把她抱住,低頭看著白沐。

    白沐:“感覺有點怪怪的。”

    陸忘顏不由得笑了一聲:“前幾天我不是也抱過么?”

    “之前不是戀愛關系,現在是男女朋友的關系,你不覺得有不一樣嗎?”

    陸忘顏點頭:“是有點不一樣了。”

    白沐抬起臉,仔細的打量著陸忘顏,用手指去描繪他的眉,眼角,“你這雙眼睛,生得太美了。”

    白沐用手指去輕輕撥動一下異長的睫毛,“好看。”

    白沐又劃過陸忘顏的鼻子嘴唇,實在是難以想象,心心戀戀好久的人,現在終于成為她的男朋友。

    白沐還記得第一次見陸忘顏的樣子,遠遠的看著,就被他身上的氣質吸引,這種人只要站在人群中,就是無法忽視的存在。

    陸忘顏沒動,任由白沐對他各種打量,這女人就是一個顏控,當然,他這張臉應該完全能夠滿足顏狗最大的幻想了吧。

    陸忘顏見過美女無數,當然沒見過像白沐這樣性格的女人,陸忘顏跟她相處起來居然莫名其妙的舒服,最大的原因感受到來自白沐的溫暖。

    這種感覺很難得,跟蘇若汐帶給她的不一樣。

    具體哪里不一樣,陸忘顏可以理解為白沐給他的感覺更加的親密,全方位無死角的包裹著他。

    白沐忽然想起來:“對了,我們的親朋好友基本上都通知了,你的呢?”

    陸忘顏微微一愣:“我?”

    “泣尋風。”

    白沐非常聰明的,沒有提到其他的人,比如說陸忘顏的老爸老媽。

    所以陸忘顏的反應并沒有那么大的排斥,“沒必要吧。”

    “有必要的,你不是第一時間就告訴了我弟弟嗎?”

    陸忘顏想著白西沉跟他說的話,陸忘顏表示同意了,把電話打給泣尋風。

    很快,泣尋風就接通了。

    “有事嗎?”

    陸忘顏知道泣尋風聲音就是冷冷淡淡,但現在聽到莫名的不爽,“沒事,難道不能打給你嗎?”

    “這不像你。”

    陸忘顏:“你又不了解我。”

    泣尋風:“”“但我確實有事。”

    “什么?”

    “我談戀愛了。”

    泣尋風:“你確定嗎?”

    陸忘顏:“”白沐:“”陸忘顏十分的無語:“這是你該有的反應嗎?”

    “那恭喜你。”

    簡直毫無誠意。

    陸忘顏:“謝謝。”

    眼看著就要掛電話,泣尋風可能才反應過來,要問什么:“你跟誰談戀愛?”

    這語氣莫名聽著有點像是孩子早戀,家人打聽情況一樣。

    陸忘顏后悔打這一通電話,忍著耐心:“白沐,你應該認識。”

    泣尋風:“嗯,認識。”

    “好了,我掛了”“你們怎么在一起的?”

    不知不覺中,泣尋風成了八卦選手。

    “就這樣在一起了唄。”

    “過程。”

    陸忘顏特別意外,挑起眉頭:“你確定要我跟你說嗎?

    哦,也對,就你還沒有戀愛經驗呢,需要學習你就來找我,我保證當一個好的老師。”

    泣尋風:“我不需要,我現在正在問你。”

    “你難道真的四大皆空了嗎?”

    泣尋風又開始想打弟弟了。

    “不要跟我說廢話。”

    “過程特別簡單,我住在白沐家里面,慢慢相處,就決定談個戀愛,白沐同意了之后,就確定了戀愛關系。”

    泣尋風:“”“還有什么想問的嗎?”

    陸忘顏表現出耐性十足的樣子。

    “你們什么時候結婚?”

    陸忘顏:“?

    ?”

    “不好回答嗎?”

    陸忘顏真的無語了:“難道不懂戀愛跟結婚完全是兩碼事嗎?”

    “一碼事。”

    陸忘顏發現跟泣尋風完全無法溝通,這人連喜歡和愛都搞不懂,結果戀愛和結婚也搞不懂,真的奇怪,小腦到底是怎么發育,什么情商啊。

    “我跟你說不清楚,你以后就知道。”

    陸忘顏直接掛了電話。

    一回頭,就看見白沐有點奇怪的眼神。

    陸忘顏微微一愣,難道是他剛剛說戀愛和結婚的事情嗎?

    陸忘顏有點苦惱,他完全沒有打算要結婚哦,如果白沐有所期待,他好像完全沒有辦法回應。

    正想著說句秘書長我愛你,沒想到白沐居然率先開口:“陸忘顏,你難道沒有發現嗎,你跟你哥打電話的時候,你的情緒好像不太穩定。”

    陸忘顏意外:“你就要跟我說這個?”

    白沐道:“你這人不愛生氣,可剛剛你跟你哥說了幾句,你好像就挺不爽的。”

    陸忘顏:“是他太蠢了。”

    蘇若汐:“”“果然親兄弟還不一樣。”

    “有什么不一樣的?”

    白沐:“你跟盛南凌和盛霧尋也不是這種狀態,所以你可以跟你哥多接觸接觸。”

    陸忘顏想了想:“以后再說吧。”

    這個時候,外賣也要到了。

    兩人就吃著外賣,就跟老年人一樣。

    吃完飯后,白沐要去書房,陸忘顏閑著玩手機,這種狀態實在是不太像年輕人,所以等晚一點的時候,陸忘顏決定要做點什么。

    白沐找了一圈陸忘顏,終于在自己的房間里找到他,這人已經洗干凈了。

    陸忘顏笑容如蜜:“今晚上我睡這里。”

    白沐:“我來大姨媽了。”

    陸忘顏:“?

    ?”

    兩人大眼瞪大眼,陸忘顏:“那我還睡這里。”

    “隨你的便。”

    陸忘顏:“其實最開始我打算留在你這,就是為了接下來想做,但是今天又做不成的事情。”

    白沐當著陸忘顏面,開始脫外套:“我知道啊。”

    陸忘顏:“那你想過要跟我睡么?”

    白沐:“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

    “我想的是先利用你一下,然后就睡你,不讓你吃虧。”

    陸忘顏:“”白沐轉身成一個拿出一條睡裙,將西裝褲子放在外面,轉身往浴室去了。

    陸忘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就說:“去找溫瓷的時候,我沒跟施淮一起浪。”

    白沐下意識道:“我知道。”

    然后白沐身體微微一僵,猛地反應過來,陸忘顏這是在套她的話。

    白沐根本不想去看陸忘顏此時此刻得意的樣子,關上浴室的門,一個人躲在里面洗漱。

    陸忘顏的心情簡直好極了,所以白沐把施淮誆來,其實為的是他吧。

    不然,為什么知道他在北川,到底干了什么呢?

    陸忘顏不禁在想,白沐到底是什么時候開始,就已經在暗地開始觀察他的一言一行了。

    他現在能跟白沐談戀愛,都有可能白沐算計好的。

    真的好有意思。

    有人為了他,花費了如此多的心思。

    陸忘顏正玩著手機,等著白沐出來,然后按時睡覺。

    忽然間,他收到一條微信。

    是項易薇。

    我在群里面看見了,恭喜你。

    陸忘顏想了一下,回復:謝謝。

    項易薇:沒想到,你會跟白沐在一起。

    陸忘顏:我也沒有想到,一開始我確實沒有考慮過她,但是誰能想到后面發生的一切呢?
Back to Top
AG环亚娱乐手机客户端 - ag8亚洲集团ag亚洲国际游戏